icon
当前位置:

繁星 对原形

男孩每天都衣着得整整齐齐,斜背着小挎包,骑一辆半旧新的脚踏车,于清晨六点准时骑出小区门口。门口的保安和男孩是熟悉的,无论是谁值班,看到男孩都会喊上一声,男孩自然也是客气的,每次经过都会举起左手向他们敬礼、微笑。男孩的微笑就像凌晨的阳光,清新而温暖。这样的情景见了总是让人心情舒畅的,买菜进进出出的阿婆们更会夸上一句,好个帅气男孩,这是谁家的孩子呀?

男孩不是谁家的孩子,确切地说男孩就一个人住在这个小区,是租的,租的仍是一间车库。据说当初他来租那间车库时还跟房东讨价还价了好长一会,最后,还是门卫老李帮男孩说的话,孩子大学毕业刚工作一年,你就帮帮忙廉价点租给他吧。房主便给了老李一个体面。

男孩租房子我并不奇怪,不过,男孩租的是车库我倒很奇异,难不成没屋子?后来才听老李说,那是男孩主动恳求的,主要是车库便宜。我说,他是没钱吧?老李说,他可是在一家外企当工程师呢,也算是高薪族了,重要还是这孩子节省,这年头知道节省的孩子可不久了。

老李跟男孩之间确实有缘分,按老李的话,这孩子一见到他不知怎的我就喜好,小小年纪,知书达理,又晓得省吃俭用,哪像我那儿子,都是孩他爸的人了,成天起早贪黑,光知道啃老。

老李说男孩节俭,这点仿佛不得到小区人的认同,据说他的车库装璜得特别“豪华”,有好事之人说,一间车库有必要装得这么丢脸吗?真是乱花钱。我也看到过男孩的出租屋,当然并不是顺便去看的,只是路过。傍晚时候,当最后一缕残阳消失的时候,男孩回家了,一回家他就把窗户打开,米色的厚重的窗帘浮现在我的视线中,透过清洁的玻璃,我看到里面铺着厚实的地毯,淡雅的小碎花壁纸,沙发茶具一应俱全,柔跟的灯光中屋里飘着贝多芬的音乐……看得出男孩是个懂得生活的人。